试图发糖的咸鱼沐雪

这里是沐雪,最爱刀子。
欢迎扩列w
企鹅号:1974975235
嗑的cp如下
第五人格:裘杰裘(主裘杰) 鹿幸 园医园(主要吃园医) 蝶蛛蝶 盲械盲 前佣 欺诈组 厂律 佣杰 双佣 双杰
有一丢丢cp洁癖
漫威:锤基 盾冬 贾尼 贱虫 幻红 绿寡 有时候吃一点幻奥和寡红 EC 狼队 牌快
cp洁癖特别严重
和主播的cp:笑boy
底特律:900Gavin 康汉 马赛
大概就是这样w
注意避雷喔。
不定时更文,虐党+黄暴写手。

【雪绫】读心术.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有异能,时间很酷的事情。

而我正好有了这操蛋的异能---读心术。

怎么说好呢,从我幼儿园开始吧就有了这个能力。

似乎是在和某人玩吧,老师她照顾着我们,当我认为她很是友善,是个好老师的时候。

脑子里多出了嘈杂的声音,很吵,很刺耳。

『照顾这些小屁孩真是烦死了。』

我吓得跑到了另一个老师那,嘈杂的声音再次响起。『啧,跑什么啊?』

我疑惑的看向她,可她脸上却是笑嘻嘻的样子,很是和蔼。“怎么了吗小沐雪。”

恶心感涌了上来,老师脸上像是带了肮脏的面具。

到了小学,我算是明白了,这是别人的心声。

除了傻逼哥哥穆冰的心声能让我稍稍舒坦些,其他男人内心都是相当的肮脏。

“男同学们要好好照护女同学哟。”

“好-----”

『凭什么?』『我们比她们强那么多,应该是她们拥戴我们才对!』

好恶心。

再然后,初中我彻底开始喜欢女生。

可是那该死的读心术让老子找不到合适的那个人。

到了高中,我遇见了她。

秦丹绫。

她的心声,不是周围嘈杂的声音,比穆冰还要悦耳。

像是好听的音乐,靠近也能使我平静。

她总是那么冷淡,一切事好像与她无关,或许是心声滤镜的缘故罢,她一切都是那样安静。

如同止水一般,宁静、清澈。

我收回曾经说过一见钟情是屁话那句话。

我开始刻意的接近她,有意无意的和她问话。上课时总是注视着她。

好不容易换位置,终于换到了与她相近的位置。

前所未有的安心,难得的耳边安静了下来。

她和我的爱好十分一致,我很快和她聊了上来,我开始带她到处玩,暑假寒假约着她出国到处玩。

该死的,为什么世界上有笑得那么好看的人啊....

难得的,我认真学习了起来,为了和她考同一个大学努力了起来。

就连穆冰都奇怪我为什么突然学习了起来。

终于,我毕业了,和她考上了相同的大学,脱了点关系,分到了同一个宿舍。

晚上,阖上眼,我听到了使我欣喜的声音。

『沐雪.......喜欢.......』

然后?我一晚上没睡着。

第二天,我再次约她出去。

在不知名的江边漫步,两人都不说话,气氛有些微妙。

耳边仍是悦耳的心声。

心底里碎碎念真的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

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对着对方说。

“我喜欢你!”“我喜......诶?”

早就猜到啦,真是个笨蛋啊。

心里的碎碎念呀,真是令人喜爱呢。

【穆桑/原创】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短的鸭批。
#文笔渣,轻喷。
#可以的话留下评论可好XD。

❤戳我看文❤

帮人代发的文。
要看授权私戳我鸭。
脑洞源于歌曲:i hate you i love you

【裘杰】Geloto Phobia

#写的很垃圾,十分短小。

#裘杰体现不太明显,以裘克的前后变化为主。

#角色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对这个病症不太了解,bug会有....

裘克是马戏团小丑。

说出来很讽刺,一个逗人笑的角色,恐惧笑容。

悲伤的小丑衬托着欢乐的小丑,观众席上的人们都在笑着。

嘲讽?嘲笑?讽刺?冷笑?还是善意的笑?

裘克分不清这些,他一味地不安着。每一张笑脸都让他害怕。他永远微笑的同伴是恐惧的源头。

于是他杀死了他,把对方的脸缝在微笑面具上。于是他有了一张不属于他的笑脸。〔这样就可以掩饰住我的不安了吧。〕裘克这样想着。

不久后,他来到了这场游戏,求生者们恐慌而乱窜的样子总能让他兴奋不已。

他很高兴,他疯笑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病态的小丑,离不开这场闹剧。

求生者不会真正的死,他很高兴,他能看到同样的人再次看到他时绝望的表情。

可这场游戏有个让他摸不透的家伙。

他叫杰克,求生者们很喜欢他,他总是对人很礼貌。

“切,英国佬。”裘克毫不在意的讽刺着对方,对方也只是摇了摇头的离开了。不过讽刺的确不是裘克本意。他只是有些疑惑。

因为这个笑容他很喜欢,很奇怪不是吗?匹诺曹综合征患者会喜欢笑容吗?

裘克不明白,他也懒得明白。他只想占有能够让他不在惶恐的笑容。

〔只要像扒掉那个微笑混蛋的脸一样扒掉他的脸就好了。〕

裘克这么想着,觉得不是什么难事。可当他靠近杰克的时候,他却下不去手了。

毫无逻辑,毫无理由,他的手就是动弹不得,心脏也莫名其妙的乱跳。

奇妙的感觉让他懊恼,他做不到像之前那样手起刀落,但他又渴望能让他安心的笑容。

这打乱了他的原计划,他很想弄明白为什么自己下不去手。

这让他有些暴躁,总是见到杰克就二话不说讽刺对方,这样自然留不住他的笑容,于是便恶性循环,裘克一天比一天暴躁,曾经也许会因为心情不错儿放人,现在怕是没人逃得出去。

监管者与求生者们都觉得裘克这样下去不是什么好兆头,于是他们商讨出一个办法:

让有经验的艾米丽去和他谈。

“诶?可是!?”艾米丽很明显想要挣扎一下,因为去接近一个暴躁的人很容易受伤。这个时候他们又有了新决定。“那艾玛陪艾米丽去吧。”

艾玛点了点头,她也同意了,艾米丽也不再挣扎,只好硬着头皮上。

两位女士轻手轻脚的走到裘克面前,就像小兔子生怕惊醒了凶猛的野兽一样。

“那个....裘克先生?”艾米丽率先开口,声音还在抖,站在远处看着的求生者们都为她们捏了把汗。

“嗯?怎么了?”意外平静的回复让两位女士心中的大石头落了下来。

艾米丽深吸一口气,因为紧张所以抓紧了艾玛的手。“是这样的裘克先生,我们是想问问您为什么总要和杰克先生对着干?”一提到杰克,裘克的脸色马上就变了,女士们的魂都快被吓出来了,样子十分可怜。

“那家伙的笑容让我苦恼。”艾米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等待对方的下文。

“我其实一直有个毛病,我看到笑容就会不安。虽然我也会笑.....但你也知道,疯笑毫无含义。”

艾玛看了看正在思考的艾米丽,整个庄园都是安静的,只有浅浅的呼吸声。

“匹诺曹综合症.....”艾米丽皱了皱眉头。“所以你害怕杰克先生的笑容?”

裘克却摇了摇头。“不,那家伙的笑容意外的让我安心。说出来大概会吓到你们,我有过把那家伙笑脸扒下来的想法,可我不知道为什么下不去手。”艾玛和艾米丽瞬间就反应了过来,甚至想申请当个恋爱顾问。“裘克先生!您这是恋爱了啊!”她们异口同声的说到,完全没有了害怕,反而十分高兴的样子,虽然她们都没敢笑。

“哈???”裘克脸上除了不可置信,还有茫然。

可女士们却一脸“我懂的~”拍了拍他的肩。

“裘克先生!我和艾米丽是正在交往的!你要相信一对情侣的直觉!”然后女士们一路忍笑跑开了,只留下了独自一人在风中凌乱的裘克。

“我喜欢那个娘不拉几的伪绅士??啊??”

裘克反复质疑着自己。“不行....我要冷静一下....”

裘克揉了揉头,脸上也微微泛红,缓步向自己的房间走去。不远处的杰克自然看到了这一切,没有说话,不知道面具下的脸会是什么样子呢。

接下来求生者和其他监管者们可以说一个劲的把他俩凑到一堆,虽然说还是一如既往地互怼到不可开交。

也许他们感情的增进并不明显,但裘克的匹诺曹综合症几乎没有了。至少别人的笑,他不再会一味地暴躁生气或是害怕。

是一个好的趋势,对吧?

-END-

( ॑꒳ ॑ )超实用哇

绫羽:

千水大大大慈大悲济世圣人

Keltham:

叶墨言:

颓插:

马了

san.芷羊:

太强了

🌟五氧化二凌🌙:

🐴!

腌·牛肉烫煮麻辣金针菇焖炸香干牛排蒸卤面盖浇麻婆豆酱拌焗饭:

这什么?!!救星吗?!!!

💥一个恭而🍵:

哇手机可以做到吗😂🙏🏻不用每次上电脑了……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关于同性恋。

#是空间转来的,有授权,如果要看我私聊给你。
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我喜欢的是…女生?自己好像成了p。
这种事好像是不被别人认同的嗯…即使真的是爱情。
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男生的生理构造很恶心…然后觉得跟自己一样,女生的肉体我才能接受哦,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这样。
但是其实很看不惯反同的…说些什么同性恋就是病,遇到同性恋就应该孤立什么的,真的很伤人。
                 👨+👨=love
                 👨+👩=love                 这个图应该懂吧。
                 👩+👩=love
也不晓得自己怎么弯的,就是莫名讨厌男人,然后觉得女生可以更好理解自己吧,像大男子主义的那样女生痛经得要死要活还撑着面子不肯给女生买姨妈巾的那种,真的很讨厌,所以感觉女生和自己比较可以互相理解,也不会有那种什么婆婆说什么结婚了不要上班那种,真的很烦,想追求自己的生活还要唧唧歪歪。所以只想找一个女生陪自己一起奋斗,然后互相关心帮助,我觉得就比结个婚好得多…
啊。但是我感觉很有可能会被反对。因为在大部分的认知里,同性恋就是违反伦理道德的。但是真的不想什么还逼着自己去喜欢男人。
嗯,猜的好准哦。就是因为自己有点弯所以找个所谓“男朋友”掩盖一下,所以说我真的很渣…我对男生的情感就有点三分钟热度,现在一点兴趣也提不起来了。但是感觉女生,真的很喜欢,细水长流的那种爱情,真的很向往。中国反同怎么了,如果没人能接受,我是不会改变性取向的。我会…出国。
很喜欢外国开放的政策,同性恋也是爱情,就因为性别的原因,生理构造的原因就要把同性恋排在伤天害理的事情中,明明是和异性恋一模一样的情感,都是爱情。凭什么要反对同性恋啊。
但是真的很慌乱。我觉得…家里人除了兄弟姐妹应该没有几个能接受的…毕竟这和普遍认知不一样,而且老人家的思想,我觉得应该没几个可以接受的…
而且有的恶语伤人的反同,真的很看不惯。

真的无法理解,而且第一个真的很伤人。能不能学学换位思考。
第二个,同性为什么不能是爱情呢,如果逼着自己去跟一个不喜欢的异性结婚生子,那就是爱情?两个人在一起,只要互相喜欢,互相欣赏,互相理解。有可以承担一个家庭应有的责任心,愿意一起奋进努力,比空洞的婚姻不知道好了多少倍。为什么硬要勉强自己接受自己根本不情愿的爱情啊,遵守了这他们所谓的法律、道德、伦理,难道比幸福重要吗,而且同性恋,是和任何人都一样的,只是他们喜欢与自己同性别的人,他们幸福、快乐,又没打扰到谁,凭什么唾弃他们,孤立他们?
我自己作为les,是因为男生的构造我不能接受,但我别的跟其他人都一样啊,我有学习的权利,发展事业的权利。凭什么,凭哪一点不让我追求自己的幸福、爱情?我们的爱情,是因为双方都两情相悦,又不存在谁勉强谁,违反道德?违反伦理?而且同性恋在很多国家已经合法了。他们,和她们可以像普通的异性恋一样,领证结婚、办婚礼、领养小孩或者人工受精,同性恋好像就惹到谁了一样?哦拜托反同的人,你不看好的话,我也尊重你。但是请你不要恶语伤人,在这里谢谢你。你妈妈教你说话,老师教你作文不是让你来辱骂别人,鄙视别人的。同性恋跟普通人都一样,请不要带有色眼镜看人。
喜欢同性只是他们一点点和别人的不同而已,如果有人因为你的任何一点点跟他们不一样,就直接疏远你,你好过吗。能不能学会换位思考,对别人起码的尊重要有啊。
我自己是les,就知道有人会不认同我们,不接受我们,甚至拆散我们的爱情。但是请尊重别人的人格,尊重我们自己的选择。所有的爱情都应该得到起码的尊重,即使你认为很怎么怎么样,你也不能骂人,请你有一点家教。而且那种因为看不惯同性恋就出言不逊的那种,使用语言暴力、网络暴力的人,说得难听点,你好像也好不到哪里去。
而且有那种走极端的说同性恋不应该有工作,应该被社会唾弃、淘汰的人。为什么你会这样认为呢?你是觉得他们妨碍到你哪里了呢?如果有的人工作能力很强,可以管理整个公司,就因为他是一个同性恋,就应该失业?那你就是打着“反对同性恋,建树立正确婚姻观”的旗号,在鄙视他们的人格。
我是不会改变的,为什么要改变自己?就因为您死板的观念?
追求爱情是我自己的权利啊,别人如何,那又碍您何事了?也不强求反同的人改变他们的观点,但是请给同性恋,跟你们一模一样的,人们,跟你们同等的尊重。虽然我很气愤,但是我还是秉着我父母教给我的,只是讲讲理。希望不要再有这种鄙视、唾弃同性恋的情况出现了。
而所谓的爱情真的是不分国界,不分性别的。感情的事本来就没有对错,只要是真正的爱情,一定会有人尊重和理解的。

【笑boy】Heart

*boy第一人称

*虐向be注意

*很多bug

*ooc注意!

*肥肠短小!
不知道在黑暗中呆了多久,醒来之后只感觉空荡荡的胸口被填满了。

感觉忘了什么,只记得自己似乎是个up主,有着很多伙伴,有个手残联盟。

总共有......八个人。没有失忆,运气挺好的。

不过心脏是谁给我的呢?说不定是哪个好心人吧。

听医生说我似乎会继承心脏原主的一些爱好习惯之类的。

“叩叩”门那边传来了敲门声,进来了一些熟悉的面孔,虽然记忆有些模糊,不过我还是记得他们。

“boy你没事吧!”“还痛吗?”

每一个人都会关心我,但我总觉得少了什么。

‘该死的,到底少了什么啊......’尝试去回想,可没有用,脑内一片空白。

想不起来,就总感觉自己少了一块,是不完整、残缺的机器一样。

医生说我没有大碍了,于是我发了条微博告诉粉丝们自己已经没有大碍了。

[boy,别太难过.....][是啊是啊,伤心就和我们说。][都别提了,boy现在肯定很难过.....][boy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毕竟你现在带着逆风笑的心活着!]

逆风笑......是谁啊?

似乎是这个心脏的原主?我好像还认识?可我不记得了啊.....

一旁的抽风还在守着我,时不时盯着我的眼睛看,他告诉我,我不久后就可以出院了。

“逆风笑......”我喃喃自语着,因为房间里非常安静的缘故,他听见这个名字明显怔了一下。

“怎么了吗....你要不要去.....见见他?不想去也没关系.....别太伤心了boy....”他似乎在安抚我。

“抽风,我没难过,我只是想问.....”

逆风笑是谁?

他很惊讶,并且非常非常不安。

“你不记得了?你怎么可能......”讲到这里,他叹了口气。

“大概是你的心脏的原主不想让你记起来吧....”

他让我翻看相册,里面全是我和一个叫做逆风笑的人在一起的照片。

没有映像,完全没有映像,和他在一起的记忆一点都没有。我承认,我开始害怕了,果然失忆了吗?

总感觉缺失了什么,那应该就是他吧?可我为什么完全记不起来.....

我走到卫生间洗了把脸,抬头看了看镜子,我惊讶的发现换过的器官不仅仅是心脏,还有右眼。

是纯粹的金色,和那个人的眼睛一样,而且我的心突然开始砰砰直跳,呃.....我可不记得我有这么自恋。越是凑近镜子,心跳的越快。

“我最喜欢boy你啦~”耳边突然出现了这么个声音,很熟悉,很温暖,让我想沉浸进去。

“来嘛~再叫我声笑哥哥呗?”又是一句话,我开始记起了许多有关逆风笑的记忆。

‘噗通—————’

“boy呀~今天是几月几号呀?”

‘噗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艹李奶奶!”

‘噗通——’

“boy呀~”“唔嗯....混蛋!”

‘噗通---’

“您确定要捐献......”“我没有关系,但是他绝对不能有事!”

到这里,有关他的记忆就没有了,也再也不会有了。

“白痴.....你这个白痴!”湿热的泪水夺眶而出,伴随着我的骂声,一滴滴落在洗手台上。

“简直就是混蛋!留我在这就算了,捐给我心脏我怎么下得去手去找你.....”

虽然再也没有逆风笑了,但作为他的恋人,我会带着他仅存的东西活下去。

-END-